张大爷捧碗看花

推荐人:王太生 来源: 小船阅读 时间: 2018-03-17 16:50 阅读:

 捧碗可以做好多事情。比如,捧碗翻书、捧碗想事,乡间还有捧碗串门、捧碗聊天,春天,则还可以捧碗看花。

  本想扛花提酒,请朋友张老大去郊外野炊。张老大呵呵一笑,“乡下人进城赏樱花,城里人下乡看菜花,走起!”

  张老大觉得,在春天最满足的事情,就是在傍晚煮一锅玉米粥,他盛一碗粥,坐在门槛上捧碗看花。春天的乡野很寂静,也很喧闹,捧一只碗,欲吃未吃,眼睛却被面前的景物勾引了,暂且停下来,愣一会儿神,怔怔地看花。

  张老大是个摄影发烧友,这几年像只候鸟,缓下手中的俗事,撵着菜花跑。每年开春,他从南追到北,先是跑江西,接着到徽州,回来后,又赶到水乡。他拍梯田上的油菜花,也拍水边的油菜花。有天,张老大凌晨三点去了乡下,像只猴子噌噌爬到一棵10米高的大树上。早晨的天气有薄雾,就在他灰心失望,准备离开时,太阳出来了,此时千万缕金光照彻水面上的油菜垛田,一块块宛若金色浮玉。他一阵狂喜,猛按快门,拍到了他这辈子最得意的图片。

  头顶上有野蜂飞舞,身旁是迷离朦胧的金黄,这是春天乡村的一次狂欢。有一次,我和张老大到水乡拍会船,回来的路上,见路旁有一片长得金灿灿的油菜花,几个人呈鸟兽散钻进了花丛。上车时,我一掉头,咦,张老大上哪儿去了?“快来,快来!这儿有一只小蜜蜂。”张老大躲在油菜花丛中,蹑手蹑脚,双眸明亮,像发现了金子。

  每个人都有一块油菜地,油菜花让张老大心神安静。他觉得在春天最幸福的事情,就是捧碗看花。张老大说,油菜开花是有声音的,那么多油菜花,一小朵、一小朵,次第开了,开得是那样轰轰烈烈。就这样,一边喝粥,一边看花,心情和胃也就温润饱暖。

  我在年轻时,也曾看到有人捧碗看花。有个老头儿捧一只大碗,坐在河沿上吃饭,一边吃,一边睨几眼身边的油菜花。被金黄反复涂抹的村庄,有着家园般的厚实稠浓,亲人般的满足静谧。

  这个春天,张老大想做三件事。第一件事,租一辆牛车,沿着菜花田埂,去看那一片迷离金黄。第二件事,回到从前,坐在油菜花地里谈恋爱,他老婆的发髻上别着沾着露珠小黄花。第三件,盘腿坐在放蜂人的窝棚里,和人家喝粥聊天。

  想到在油菜地窝棚里露天而眠。植物、新泥,水汽流动,花香氤氲,与他同宿在花丛间的一只野鸟被惊醒,“呼”地飒飒抖落翅膀上的花粉,嘴上叼一串菜子,飞落到另一块油菜地。有时候,一个中年男人的愿望,是这样幼稚和简单。

  一个人,如果心里有色彩,斑斓饱和的油菜花地,不能空缺。

  有一年,我和张老大爬上一户人家的屋顶,拍河对岸“儿童急走追黄蝶,飞入菜花无处寻”的美景,张老大“咔嚓”一声,拍下一条船,回去拿到电脑上放大一看,船上有个美女,裹着绿头巾,冲张老大微笑。回忆起来,那条船后来也不知去了哪儿?乡野深处有佳人,黄花依旧笑春风,弄得张老大至今想起来,怅然若失。

  朴素的油菜花没有梵高的向日葵那样饱含隐喻,这些不起眼的乡野小花却抱团翻滚,开得恣肆,夸张形体和激情四射的色彩,让张老大头晕目眩。他眼神中流露出恋恋不舍,捂着嘴,对我耳语,油菜秆长到一人多高,是那样挺直壮硕,结了菜子,就看不到油菜花了。

  捧碗看花,不止看油菜花,还看豌豆花、蚕豆花、芝麻花……

  捧碗看花,这个姿势,本身就很好看。

       作者:王太生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小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