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妈的感人故事

推荐人:叶良骏 来源: 小船阅读 时间: 2018-03-06 12:26 阅读:

 我们家,今年春节有件大喜事,忍不住遍告诸友,妈迎来百岁华诞啦!爸急了,还有我还有我!爸小妈两岁,哪里有百岁!但望着他俩分分秒秒深情对视的目光,谁忍心说不,我们让爸四舍五入,一起做大寿。

  爸妈是奉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的婚姻。爸7岁订亲时,祖父与外公两家旗鼓相当。按旧俗,订约后两家互不来往,两个孩子也从未见面。十年后要结亲了,外公得知我们已家道中落,犹豫了。妈请人去爸读书的中学“偷”来作文本,外公看后赞,这“后生”有才气!让妈自己决定。妈说,嫁!他们携手走过了80年。漫长的岁月,妈跟着爸吃苦受累倒霉,从无悔。回望他们走过的路,我看到深深浅浅的履痕上,都写着一个字——爱。

  那年,妈还是个幸福的新娘。一天清晨邻居骇叫:日本兵来了!混乱中,爸把妈藏进了花园夹墙,妈叫他一起躲起来,爸要把墙伪装好,又说没人应付日本兵不行。鬼子用刺刀逼爸交出花姑娘,把爸打得惨不忍睹。因为爱,爸舍命救了妈。

  1960年,爸得病,危在旦夕。妈带着赊来、借来、黑市买来的糕饼,搜集了家里所有食物,肩扛手提去了大西北。爸除了眼珠会转,全身无处能动,不会走也不能坐。体重不满90斤的妈,硬是拽着、抱着、拖着,在火车硬座捱了两天两夜,把爸带回上海。因为爱,妈拼着命救了他。

  爸妈的以命换命,除了爱,更多的是理解。婚后妈生活安逸,但她一直想出去工作,苦于没机会。上海刚解放,爸四处为妈找机会,为此,家里除老保姆外,还用了小保姆来照顾年幼的我们。妈在虹口区政府当妇女调解员,干得欢天喜地。后来才知没编制也没工资。爸劝妈说,这是参加革命。妈一直干到1956年,才正式分配去当教师。因未入编,她非但不算离休,工龄还特别短。大家说爸让妈吃了大亏,妈却说,她是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的“老干部”,自豪还来不及,有何不合算!

  1956年,爸离开企业去大学工作,工资减去一半。家里老小有八人要养活,但妈二话没说,支持爸回归书生本色。小康之家忽然拮据起来。爸只顾讲课、著文,妈独挑重担。她的嫁妆一件件卖掉,三楼房子退了租,从不做家务的妈学起了裁衣、烧饭。几年后爸因诗文获罪,有人说妈让爸走错了路,爸却说,他遂了多年心愿,肠九回而不悔。心心相印创造了爱的奇迹!

  从爸去大西北起,他们的称呼改成“哎”,我起先以为是打招呼的“哎”,后来才知是“爱”。分居27年中,他们写了无数信,我见过。信开头是“爱”,结尾是“吻你”,是真正的情书。不管是大家庭还是两人世界,几十年里爸是甩手掌柜,样样依赖妈。近十年,妈日渐衰老,从不懂柴米油盐的爸学会了当家。像以往一样,他们上哪儿都牵着手,如看不见对方,他们就会大声喊“爱”!今年妈卧床不起,她的眼睛时刻随着爸而转动,一分钟都不愿离开。爸整天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,抚着她的脸,说着无尽的悄悄话。如偶尔在客厅写东西,爸会时不时地喊“爱”!妈立刻回应“爱”!

  爸妈两人平均99岁。百岁寿筵上,全家聚在妈床前。爸切蛋糕,高喊:爱!妈大声答,爱!大家一起喊:爱!爱!爱!父母双全的我们,幸福满得要溢出来!

      作者:叶良骏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小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