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定要读您的书

推荐人:杨柏伟 来源: 小船阅读 时间: 2017-09-21 22:06 阅读:

 去嘉定采访全国象棋甲级联赛,因为收工早,迅速撤离把家还,地铁站下,时间不过四点半,便拐进书店,东张西望,忽然从书架上发现一套《余振翻译文集》,是2014年上海社科院出版社出版的。四卷本定价将近五百,很贵,买不起!但是我还是拿出手机拍了两张书影。

  余振先生,以翻译俄苏作家普希金、莱蒙托夫、马雅可夫斯基的作品闻名于世。而他的本名李毓珍,知道的人要少得多,说起来李先生是我们辞海的老前辈,他是《辞海》语词分册的主编。改革开放后任教于华东师大中文系。

  屈指算来,我和李毓珍先生仅有三面之交。头一次是李先生的《棋经十三篇校注》出版后,他特地来辞书社送一本书给我的师父张成濂老师(前两年也过世了,我刚好出差,只能发一条微博表示悼念),张老师是《围棋词典》的责编之一,李先生只是走进我们文艺编辑室,和张老师聊了几句便告辞了,这书说实话张老师是没什么兴趣的,但毕竟签了他上款,我虽然艳羡却也没好意思跟师父讨。

  此后机缘凑巧让我有了登门求书的机会,那是我自告奋勇替我的恩师赵之云给李先生捎信,他俩是围棋史研究的知音,而李家和我家相距不远,我自然乐意跑腿。和李先生可谓一见如故,因为围棋史研究过于小众,见我这个后生尚可勉强做个谈话的对手,李先生自然要勉励一番,临别时如我所愿地得到了他的签名本,这个签名本李先生没有具名,只是写了“校注者”;而书上留有一些李先生细致校改的字迹。老辈学人的风范,晚辈望尘莫及。

  过不几日,在单位的楼梯口又遇见李先生,话没聊几句,只记得老人家握着我的手说:“你一定要读我的书!”虽然我终于还是没有成为棋史学者,而是三十年如一日地“总在编”,但李先生的书我是真的拜读了。

  二十一年前的八月七日,李先生(享年八十八岁)和我的恩师赵之云(享年五十五岁)这对忘年知音,竟然在同一日与世长辞,今日思之,仍感痛心!

作者:杨柏伟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小船阅读